<th id="phfne"></th>
          <th id="phfne"><track id="phfne"><video id="phfne"></video></track></th>

        1. <var id="phfne"></var><em id="phfne"><ruby id="phfne"><input id="phfne"></input></ruby></em>
          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人事動態>高校資訊>

          學歷社會需要什么樣的研究生教育

          時間:2021年07月29日 作者:馮麗妃 來源: 中國科學報

           

          據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今年年初統計,2020年,我國城鎮新增就業人員1186萬人,而當年我國高校畢業生為874萬,高校畢業生占城鎮新增就業人員的比例達74%。

          根據“十四五”規劃,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在“十四五”結束時會達到60%(在2020年,該比例為54.4%)。屆時,我國城鎮新增就業人員中,擁有大學學歷的比例將進一步提高,具體而言,研究生的招生和就業也將呈現更加激烈的競爭狀態。在此背景下,我國需要什么樣的研究生教育呢?

          優化質量擠掉“泡沫”

          盡管當前我國研究生招生人數已突破百萬,但千人注冊研究生數——在學研究生數除以當年全國人口(單位為千人)所得數值卻很低。2018年我國這一數據為1.96人,而美國一直保持在9人以上,英國為8人以上,加拿大為7人左右,韓國是介于6人到7人之間。我國仍遠低于發達國家水平。

          “在未來10年到15年時間內,我國要進一步擴大研究生教育規模。”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說,但這必須是在保障質量基礎上的規模發展,否則可能導致研究生進一步“貶值”。

          如何擠掉當前我國研究生教育的泡沫?在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劉永謀看來,要把好“質量關”,首先必須嚴把“入口關”和“出口關”,讓“混文憑”的人“混”不出來,不達到質量標準絕不放行。

          同時,研究生培養還要緊扣研究能力的培養。“現在,研究生教育開設大量知識型的課程,還是搞‘滿堂灌’,這對于培養創新能力不利。”他說,研究生課程應該與科研相結合,更多采取高級研討班的形式進行教學。

          華中科技大學教育科學研究院副教授彭湃認同這一觀點。在他看來,目前的研究生教育在多維度質量方面仍需進一步加強,不僅需要培養純粹的學術能力,還需要培養其他的職業能力,如非認知能力、可遷移能力以及團隊精神和毅力等,目前高校對這些能力的重視程度仍然不夠,而這些能力對他們未來的發展非常重要。

          此外,劉永謀表示,研究生教育專門培養研究型人才,不再是搞“通才教育”或“全面發展”,無關的培養環節應盡量壓縮。研究生本人也要搞清自己的任務和主業,不要把工作時間浪費在主業之外的其他事情上。

          調結構降“虛高”

          除提高質量外,多位專家表示,當前研究生教育的一個重中之重是優化結構,降低人數“虛高”。

          當前研究生培養分為學術型(目標是從事學術研究)和專業型(目標是市場緊缺的應用型科研人才)兩類。在劉永謀看來,對于一些沒有社會需求、既不好招生也不好就業的學位點,當然要“踩剎車”,甚至是“砍掉”。

          實際上,國內高校已在這方面采取措施,如北京“雙一流”高校原則上要求學術型研究生全脫產讀博,專業型碩士也全脫產學習,以解決教育資源錯配的問題。

          與此同時,劉永謀指出,對于高職、?、本科教育與研究生教育應分開看待。今天?、本科教育已經完全去精英化,承擔著為社會各行各業輸送一般勞動者的重任。而研究生,尤其學術型研究生是準備從事學術研究工作的,社會需求和職業崗位有限,擴招的步子不能邁得太快,陡然擴招易導致供需脫節。

          彭湃并不支持大刀闊斧、大動干戈地“砍掉”一些研究生招生點。不過他也認為,調整學碩和專碩的結構是未來發展方向之一。他表示,“十四五”末期,我國專業碩士要占到研究生總招生規模的2/3,目前與這個目標仍有距離。應加快培養速度,向企業“輸血”,解決企業研發中的實際問題。

          “在學生獲取補助方面也應該有學科差異。對于一些要坐‘冷板凳’、回報率不高,但卻對國家有用的基礎學科,應該提供更多支持,讓這些學科的學生基本上可以無后顧之憂地去做研究。”彭湃說。

          北京大學教育學院教育與人類發展系主任沈文欽也認為,未來應更好地利用市場化手段實現研究生教育資源配置的目的。同時,對于一些國家急需但個體需求不那么強的專業,可采取補貼、津貼等優惠政策,吸引學生就讀。

          不止如此,在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長聘副教授李鋒亮看來,還應采取更有力的措施,吸引碩士、博士研究生到非一線城市,特別是西部地區發揮作用。“現在,我身邊有的博士畢業生寧可在北京高校當輔導員,也不愿意去非一線城市的著名高校擔任教職。”他不無遺憾地說。

          嚴監管強自律

          去年,我國高校清退了上千名超期研究生,這被輿論解讀為“從嚴”要求。對此,熊丙奇表示,研究生應當自律,考上研就要對自己負責。他同時表示,相關部門還要在過程管理、過程評價等方面對研究生教育進行“從嚴”管理,重視人才培養質量,建立健全導師制,對學生的質量負責。

          沈文欽也表示,如今一些高校發生的研究生買賣論文以及文章造假情況,對文憑市場造成沖擊,對國家教育資源也是很大浪費。因此,除要求研究生加強自律,監管部門需“嚴把質量關”。

          《中國科學報》(2021-07-275版大學周刊)

          來源:

          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21/7/364207.shtm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