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phfne"></th>
          <th id="phfne"><track id="phfne"><video id="phfne"></video></track></th>

        1. <var id="phfne"></var><em id="phfne"><ruby id="phfne"><input id="phfne"></input></ruby></em>
          高校人才網—國內訪問量、信息量領先的高層次人才需求信息平臺。
          當前位置:高校人才網>求職資訊>新聞關注>

          碩士“就業下沉”現象折射了什么

          時間:2021年07月21日 作者:高耀 來源: 中國科學報

           

          近日,有媒體報道,河南中煙工業有限責任公司在其公布的《2021年度大學生招聘擬錄用人員公示》中顯示,2021年,在該公司擬錄用的共計149名員工中,有135人的崗位為“一線生產操作崗”,與此同時,這些“一線生產崗位”錄用人員中,碩士研究生占比超過30%。研究生高學歷光環和“一線生產崗位”之間形成的強烈反差引發了公眾的廣泛關注。

          為了討論方便,我們姑且將這種現象稱之為碩士“就業下沉”現象。那么,對這種現象的定性是否成立?若定性成立,這種現象背后又折射出了哪些深層次問題?

          從兩個視角看碩士生就業是否“下沉”

          對碩士“就業低配”或“就業下沉”現象的定性是否成立?對這個問題的回答至少可以引入“個體”和“社會”這兩個非常重要的切入視角。

          從個體角度而言,在“雙向選擇,自主擇業”的大背景下,個體選擇進入何種行業,從事何種崗位是個體自主、理性的選擇結果,無所謂“高配或低配”“上浮或下沉”。碩士生選擇到卷煙廠工作,工作性質相對穩定、薪資水平比較高、福利待遇比較好、工作壓力相對較小等可能是一些相對重要的吸引因素。就這個意義而言,碩士生在擇業方面的選擇行為是個體行為,無需大驚小怪。

          然而從社會角度看,碩士的就業選擇就關涉到宏觀的高等教育結構問題和人力資源配置問題。因此,僅從私人收益角度理解碩士就業問題是非常片面和狹隘的,還需要引入社會收益的宏觀視角。

          一方面,碩士生的培養定位會由于學術學位和專業學位兩大類型而有所差異,但無論哪種類型的碩士培養,均凸顯專業性和研究性,這也是碩士研究生教育區別于本科教育的根本所在。若碩士生的專業特長和研究特長并未在實際工作崗位上得以發揮,就可能引發人力資源低效率配置和高等教育結構性問題,加重社會的“內卷化”競爭和人們的“就業焦慮”。

          另一方面,研究生教育在我國并非是完全意義上的“私人產品”,而是具有“準公共產品”的某些屬性,在國家和個體之間實行“成本分擔”制度——國家的分擔責任對接受研究生教育的個體提出了更高的“道德義務”——要求研究生以家國情懷為己任,德才兼備。

          當然,對上述問題的定性討論還需結合經濟社會發展背景和動態視角理解。例如,當前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人們在擇業時可能更偏好穩定和可預期性,擇業時的“體制情結”可能有所強化。如果將時間范圍拉長,就很容易理解這種情結的“高低起伏變化”。

          因此,從個體和社會相結合的視角來看,碩士“就業下沉”現象的定性在一定程度上是成立的,其背后折射出宏觀的高等教育結構問題和人力資源配置問題,存在進一步優化的空間和可能。

          “就業下沉”現象折射出什么

          碩士“就業下沉”現象首先折射出部分碩士生讀研存在明顯的“功利性動機”和盲目性,缺乏相對清晰的職業發展規劃和對特定職業或專業領域的興趣。

          我們于2018年開展的一項針對全國學術型碩士生就讀體驗的調查結果顯示,超過60%的學術型碩士生是為了“找到更理想的工作”而選擇讀研,因為“對學術研究的興趣”而讀研的學生僅占17%。這表明,學術型碩士生讀研的主體意愿不是學術興趣,而是為了更好的職業發展。

          客觀而言,基于“功利性動機”讀研本身無可厚非,但是若經過研究生教育階段的學習和培養,仍未形成相對清晰的職業發展規劃,以及對特定職業、專業的“職業興趣”或“比較優勢”,這就非常值得深思。

          實際上,碩士生在擇業時若不能充分發揮自身專業性和研究性的比較優勢,而僅憑學歷層面的“碾壓優勢”進入,從個體的長遠發展來看,也未見得是一種非常理性的選擇。從社會層面看,這種現象不僅會造成人才的錯配和浪費,還會進一步對學歷形成“稀釋效應”,加劇社會競爭的“內卷化”。

          其次,這種現象折射出研究生教育類型結構、專業結構等方面存在一定問題,導致研究生人才培養的專業性和職業性不夠。

          在碩士生培養中,我國已形成了學術學位和專業學位并重的格局,而且后者的占比已經超過前者。教育部統計數據顯示,近20年以來,學術型碩士學位授予數在2012年達到峰值后呈現逐年下降趨勢,而專業型碩士學位授予數則持續上升,且從2016年開始超過學術型碩士學位授予數,此后兩者的“剪刀差”越來越明顯。

          碩士生教育的這種類型結構調整是順應時代發展的“主動作為”,然而,社會對“學術型碩士學術性不強、專業型碩士專業性不強”的詬病也不絕于耳。

          我們于2018年開展的一項針對全國層面碩士生就讀體驗的調查結果顯示,學術型碩士生在讀期間對培養單位、課程教學和管理服務三方面的滿意度明顯偏低,而專業型碩士生在讀期間對實習實踐、課程教學和就業結果三方面的滿意度明顯偏低。換言之,在碩士生培養層面,如何根據不同培養類型、定位和目標,進一步改進實際培養效果,增強人才培養的專業性和職業性,依然任重道遠。

          最后,這種現象折射出目前經濟社會產業在開放性、流動性和競爭性等方面受限于某些因素,特別是全球疫情的影響,這些問題的表現強度和復雜性均會加強。

          客觀而言,任何教育層面的問題單純從教育系統內部可能很難找到“最優解決方案”,必須從整體的社會結構層面尋找答案和解決方案,研究生教育也不例外。

          換言之,碩士生就業方面的結構性問題和人力資源“低配”或“錯配”問題,一定程度上也是社會運行機制和結構問題的某種體現。

          可以預想,個別高學歷群體就業“下沉”現象還可能以不同方式和形式繼續出現,對這些現象展開持續、系統和嚴肅的反思極具現實意義。

          (作者系天津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

          《中國科學報》(2021-07-207版視點)

          來源:

          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21/7/364058.shtm

           

          更多資訊!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高校人才網官方微信(微信號:Gaoxiaojob)。

          推薦信息
          熱點信息